为时已晚

这个人坐在篝火边。



梅瑞尔是队伍他妈,每天对着分下来的千八百枚金币唉声叹气,恨不得一分钱掰两半花。

他们一起挑选最便宜好用的护具,买套全身盔甲都要咬牙切齿。埃兰贾拉克骂他们这些冒险崽子扣扣索索,又怕钱花太多下一场没法买东西活命,又打不了几场就死出一地心肝肠子,临了钱和命都归了贝洛斯,尖叫也不够精彩,作为活体生命是完全失格,他最好的家伙在箱底压了不知道几个月,上次给他的宝贝抖灰的还是一帮死亡掮客。

安多,一名英俊似精灵的人类射手。贾拉克以一种痛恨中夹杂欣慰的眼光注视着他掏他的武器箱子。他用亮晶晶的眼睛瞅了瞅钱袋,又瞅了瞅队长:“箭术护腕。”

梅瑞尔:“要不起。”

第二场战斗,安多去弩换弓,以每轮5/2的攻击速度力压梅瑞尔的3/2和加卢斯的2,一举成为队伍里射得最快的男人。末了他说:“箭术护腕。”

梅瑞尔:“……有钱再说。”

另一场危急的战斗,梅瑞尔作为前排肉盾扑街倒地。安多放飞身为射手的自我,开弓拉弦,脸贴脸怼死个战士。怼死两个。嗖嗖嗖嗖,别人举起胳膊——挥剑——砍下这一轮动作,他能连发三箭射进胳肢窝。回到黑坑大厅以后,他说:“箭术护腕。”

“好,好。”

“你要速度鞋子吗?可以放风筝。”

“你近身的时候能不能空手持箭插在对方脑门上?就像莱戈拉斯那样。”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安多:“……”

-

泽尔尼克:“马友夫微流星……”

众队友:“滚。”

-

贝洛斯:“请各位冒险者不要在大厅扎帐篷。”

梅瑞尔:“走廊有穿堂风……”

塔拉娜:“格鲁拉克说它还有两张床。”

苪安:“从未见过如此友好之邪恶生物。”

(夺心魔很想发言:只是平日里咱们脚底都是红圈,没法互相交流而已。)

加卢斯:“那我们只能去睡眼魔了。”

眼魔对你卖了个萌。winkwink。

-

眼魔向塔拉娜打招呼:“你已经准备好了面对下一场竞赛了吗?”

塔拉娜:“我的下一场战斗会面对怎样的对手?”

魔眼格鲁拉克说了些玄之又玄的话,什么“想要截断河流的源头……”,什么“攻击可能来自任何方向……”,就像法师学徒的每一个神棍导师一样,不禁令她倍觉亲切。冒险者和施法者们好奇地在眼魔粗糙可怖的蜡黄皮肤上摸来摸去,观察它眼角的透明黏液如何湿答答地顺着睫毛往下流。这可能是他们人生中唯一一次与这样的生物亲密接触的经历,魔眼既不生气也不反抗,静静地漂浮着。

多么博识又有趣的伙伴!比泽尔尼克强多了。

(泽尔尼克:为什么中枪的又是我。)

-

塔拉娜:“我能亲亲你吗?”

魔眼:“请便。”

-

最后的关头,两位法师倒地不起,野蛮人目盲,战士残血,苪安读了个祝福术,放到一半,又取消掉。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威力了。

“放什么神术!吔我大战锤啦!”

-

“我们中出了位十八级预言师。”苪安严肃地说。

“没错。”同为施法者的塔拉娜附和道。

苪安:“我上了角斗场,看到死灵法师,刚想丢个沉默让加卢斯去怼死他,就想起来我昨晚把十五尺沉默术换成定身了。结果对方丢了个孢子云,再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再后来我莫名其妙回到了大厅,法术位里记忆的还是沉默术,然后咱们赢了。”

梅瑞尔插嘴:“我记得,有一次泽尔尼克用两个阿迦纳萨喷火术烧死了我、加卢斯、你,咱们仨……"

泽尔尼克:“哈哈、哈哈。”

苪安:“你是第一天施法吗?”

-

读取进度(预言系)


等级:9
领域:预言
有效距离:全部
持续时间:立刻
施法时间:特殊
影响范围:全体
豁免率检定:无

此法术形如“时间倒流”,只能回到被标记的时间点。标记可有多个。

??· ???:生命不再可贵了……

-

“我是不会让你学马友夫微流星的。”

“我也能脸贴脸怼死两个战士。”

“你怼死的都是自己人。”

-

队友通过测试得出处于大厅的同伴最低血量为1。

泽尔尼克发动技能:幻术师不死于队友。

-

苪安给加卢斯上了个树肤术。

“牧师,我好怕火……”

“闭嘴。”

“木头是不是更易燃?”

“人比木头烧得快。还流油。”

“哦。”

-

我的下一场战斗会面对怎样的对手?

你会面对我。


评论

© 为时已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