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时已晚

别问,问就是神域无双。

我是一个没有心的小朋友

我觉得,做小栗旬的朋友,(感到的情感体验)上限非常高,同时下限也非常低。由于稳有的那种天真、赤裸、纯洁的气质以及孩子般的任性,在适当的场合会表现为好,在另一种适当的场合表现为坏,那么,把情况给到极限,在极端的坏的情况下,他会让你感到剜心剔骨的痛苦,感到好像是你的脚被用来碾压粉碎报废金属的机器抓住,齿轮无情转动,你被吸进去,血光如注,在排出口化为一堆碎末,而在极端的好的情况下,让你知道这个人拿出来让你得到的已是全部,你无法说我想要更多,它太丰沛,撑破了作为情感容器的你而溢流满地,如你是个卑怯的人,甚至会感到害怕,知道这是自己要不起的东西。

可以说是上穷碧落也下达黄泉。

评论
热度(2)

© 为时已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