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时已晚

这个人坐在篝火边。

你们为什么要跟冬兵打架?

有Bug。

-

“你们为什么要跟冬兵打架?”

朗姆洛说。他抱着臂站在医务室里,身后还有个幽灵似的冬兵。几个特战队员端端正正地站着,有的脑袋上贴着胶带和纱布,有的胳膊上缝了道蜈蚣形状的缝合线,有的打着石膏。朗姆洛走近中间的病床,掀开被子,底下露出来一堆凌乱的扑克牌和几副手牌。他又问了一遍,看着几个人欲言又止的样子,心头憋着一股火。一个人开口推诿说是冬兵失控了。冬兵失控的话,不止这磕破皮和断几根骨头的小场面。朗姆洛问过冬兵了,冬兵叙述道:他们打了我一下。他为了确保安全消除隐患又来问这帮人,来路上甚觉他这特战队长当得像个保姆。

他们最终说:“他看上去……就是那种……让人忍不住想打他一下的样子。”

这算是什么回答?朗姆洛大怒了,拉过冬兵,捏着他的整个脸颊说:“他看起来像是好欺负吗?”

冬兵直楞楞地正对着他,眼神却不时往前窗边和天花板上飘去,一副想要说话又在憋着什么,很委屈又有点要打人的模样。

朗姆洛说:“……”

朗姆洛松开了手:“还真有点。”

-

冬兵的脸让特战队的负伤率上升了二十个百分点,这是个恐怖的数据。总有人忍不住想跟他比划两下。朗姆洛看不下去了,跟皮尔斯打了个报告说,“冬兵欠缺必要的威慑力,建议为他的形象增添凶悍的特质。”

皮尔斯说:“怎么凶悍?你打算在他的作战服上画上六块腹肌吗?”

朗姆洛说:“他的脸太圆了。”

皮尔斯换了个坐姿,思考了一会,缓缓点了点头,打算给冬兵换个造型。

九头蛇效率很高,造型师下午就来了,据说他的表亲是二战时在德国给派普缝过衣服的,其本人也深得德意志第三帝国审美能力的精髓。造型师把冬兵上下打量了几遍,说:“我觉得没什么不好的啊。你们想给他整成什么样?”

朗姆洛说:“我们想突出一种肃杀之气。”

肃杀这个说法在口语中不太常见。造型师忍着不笑,拿软尺在冬兵的脸上比量。量两个下颌角的时候,都在脸上勒出来一圈肉。朗姆洛能看出冬兵的姿势不如平常那样放松,也不是备战状态,而是僵在原地关节无法活动的姿态。

造型师说:好了。

过了几个仍有人挨揍的日子,发给冬兵的包裹出现在基地里。朗姆洛看着冬兵把面罩扣在脸上,心里有两个感想:一,圆脸变尖脸果然有气势了。二,德意志帅哥可能都是修出来的网骗。

-

事情并不是十全十美的,他们没有想到一个问题。夏天到了,冬兵和他在烈日底下待命。冬兵额头上汗津津的,一滴汗水顺着眉弓流下来,快淌进眼角里了。冬兵戴着战术手套,只能用手腕揩去了。冬兵把手放在黑色面罩上,金属手指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他看着朗姆洛,说:“……”

朗姆洛说:“……那你现在先摘下来,等会儿出去打人再戴上吧。”

评论(20)
热度(120)
  1.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为时已晚 转载了此文字
  2. 冬喵为时已晚 转载了此文字

© 为时已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