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时已晚

这个人在奥斯陆生火做饭。

老蛇跟老莫聊天,说自己凌晨五点钟睡不着觉,一个一个数生命中爱过(着)的人,把他们的名字列在清单上,然后一个一个动手划掉。就像航海者在暴风雨中迷失了方向,在恶浪中岌岌可危,需要选择把哪些货物从甲板上拋下去以减轻重量。重量是很温柔的中性词,换成带有情绪的一个词的话应该是“负担”。他把莎伦卡特丢出去……把托尼斯塔克丢出去……把巴基巴恩斯丢出去前犹豫许久……最后在艾丽莎和赫尔穆特中选择留下了后者。

老莫笑他。这是什么现代寓言吗。

老蛇说:不要笑,我还幻想了你给我口交。

评论
热度(4)

© 为时已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