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时已晚

在篝火旁。拆,逆,rps。

冬兵坟场2

前文


-


朗姆洛骗冬兵是仿生人,这是突发奇想,事后一想却的确具备一些可操作性。朗姆洛压下了冬兵所有欲言又止的提问,晚上回基地开始连夜撰写冬日型号仿生战士使用维修及保养手册。在黄色的灯光下,他咬了笔杆十分钟才憋出来的第一句话是:1.不准伤害自己。马上用铅笔划了一道重重的删除线,罗林斯路过的时候看见他写了什么,笑他:你不如直接抄艾萨克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


朗姆洛说:艾萨克什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文化了。


白天作战时冬兵遭到了电击。他怕电,一被电脑子就跟咕噜咕噜冒泡的浆糊似的,许多事件的碎片乱七八糟地涌现。科研人员给他洗了脑,冻上了。半个月后的解冻程序中,朗姆洛负责给他讲述他该有的世界观。量产型冬兵仿生人的说辞已随随便便地获得了皮尔斯的首肯。朗姆洛念着那些读过无数遍的句子,恍惚间觉得它们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他说冬兵是仿生机器人,刚解冻的冬兵脑子不太清醒,没有立刻提出疑问。洗脑会洗掉智商吗?朗姆洛也曾进行过一点哲学思考。可以确定的是,即便是没有过去记忆的人,也比动物高级。动物会模仿发音,能学会名词和指示代词,有的还能认出镜子里的自己,但要动物明白类似“为什么”这样的抽象概念,可真是太难了。冬兵呢,虽然第一时间没法说出为什么,可是听别人一用,立刻就能学会这个词。为什么我是仿生人?


为什么你们没教会他不要提问?朗姆洛问皮尔斯。皮尔斯只是提醒他,冬兵的权限要比站在这里问为什么的朗姆洛还要高。皮尔斯又说,年轻人啊,总是想搞大事情,你不要想什么培养感情感化冬兵为我方所用。给他点教训,稍微有点规范,然后拉出去用就行。所谓教训大多是拿高压水枪往头上脸上呲,电击有潜在暴走隐患,已经从常用手段里移除了。殴打也不是一种正确的手段。哪怕接收了不要反击的命令,冬兵还是会一反手把人打出去。这不是愤怒,而是训练得来的条件反射。


朗姆洛因此抄袭了机器人三定律,改称冬兵三定律。冬兵不得伤害特战队成员,必须服从特战队队长的命令,冬兵在不违反第一二定律的情况下要尽可能保证自己的生存。朗姆洛睡了,深夜里瞅见冬兵的剪影仿佛做瑜伽似的蠕动着。朗姆洛眯眼观察了一会,啪地打开了灯。冬兵一寸一寸地摸着自己,这会正摸到腋下的位置。朗姆洛为这诡异的情形发问了:你干嘛?


……我在找插口。按钮。冬兵眨了眨眼,说。万一我在战斗中没电了或者被敌人关机……


朗姆洛翻了个白眼,随口胡诌。你是全密封设计,就跟苹果手机一样,懂吗?用不着充电,你是太阳能的。


冬兵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冬兵三定律没有电磁元件的支持,果然起不了太大的约束作用。冬兵把敌人打了,也把特战队跟朗姆洛打了。机动队拿打给狮子的镇定剂打进冬兵的身体之后,朗姆洛坐在医务室里,任医疗人员往他身上缠绷带。他忽然问:你们能给人打上条形码吗?这是一个古怪的问题。医疗队里有一位过去是在屠宰场做肉检疫的,说自己可以。


机动队只是给冬兵打了镇定剂。醒了以后他自己从医疗室回来了。上次战斗中还未来得及清洁的血液干结在金属手臂的合页间,稍微活动一下就开始掉黑色的渣。朗姆洛坐下,拿个毛刷蘸硝基稀料就给他往外刷。房间里是沉默的。朗姆洛说这种时候要说对不起你知道吗?对不起。冬兵重复道。他接着提出了对冬兵三定律的疑惑。如果冬兵三定律是不可违背的,那么他为什么能够轻而易举地越了界呢?朗姆洛叹了口气,说,其实你是坏了的冬兵,他们考虑把你送到……冬兵坟场,到那里销毁掉你。你要好好表现,他们才不会放弃你。


冬兵瞪大了眼睛。这一刻朗姆洛觉得他很像个孩子。他向冬兵描述,乌克兰有这样一座冬兵坟场,成千上万的玻璃舱收容着半成品的冬兵,玻璃舱顶端幽蓝的光照亮了冬兵们的头顶和额头,并使他们的五官隐没在愈加强化的阴影里。空旷的工坊地上堆放了一列列报废的冬兵,整体看过去是整齐的,一个个冬兵看过去却是凌乱不堪,机械手臂被撬开了,露出底下的钢骨和复杂的电线。另一个房间里,重型器械正分两面朝成堆的冬兵缓缓推进,将其挤压成便于处理的零件。零件倒入电炉中,变成颜色炽热的钢水,顺着管道流淌出来。废弃的冬兵熔炼回收,一吨冬兵可回收两千斤振金。


你不信?你不信看看你的编号。朗姆洛把墙上挂着的镜子拿下来吹了吹,给冬兵照冬兵脖子上的条形码。条形码下方标着个单词,“观察”,后面还跟着一小串数字。


冬兵坟场。这个名字完全是他停顿的那一秒里生造的。朗姆洛诌这套说辞的时候,没料到真能让冬兵收敛很多。皮尔斯发现他的方法的确有些成效,把朗姆洛的手写版冬兵使用手册印了有头有脸有排版的一版,分发给基地人员参考。甚至拍了冬兵坟场的照片出来。道具用的都是好莱坞电影器材公司产的人偶,离镜头近的精致,离镜头远的只有个人形。这计划刚下来时,项目负责人找过特战队,想让他们当群演。罗林斯要价每人每天一百块,比买道具还贵。


这是一个漫长的解冻期,冬兵已经很久没有保持过连续且长期的清醒活动了。完成任务随队归来的冬兵,刚开始在基地没安排房间住,坐在楼梯底下的旧电视里,被朗姆洛叫到自己房间去了。朗姆洛把床垫抽出来,让他打地铺。看着冬兵做单臂俯卧撑的样子,他忽然想到这样一件事。电视里的机器人们常常有成为人类的诉求,那么,尽管冬兵是假的仿生人,但他也会有想变成人的愿望吗?于是他问,你想不想做人?


冬兵说:不想。


这种回答问题的习惯令人烦躁。朗姆洛只好问下去:为什么?


冬兵沉默了一下,握起拳,竖着大拇指在胸膛到腰腹和脖子之间比划了两下。那是伤口形成的轨迹。朗姆洛明白了冬兵的意思。他接着问:那你想被人类命令吗?


冬兵说:不想。


朗姆洛说:那你想干什么?


冬兵说:我想找个地方躺着。只是……躺着。




未完

评论(9)
热度(39)
  1. 冬喵为时已晚 转载了此文字

© 为时已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