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时已晚

这个人坐在篝火边。

花絮

罗杰斯和莎伦在咖啡馆拍了场戏,下午轮到泽莫出场,他却没有来。上午也没来。希尔打了几个电话给他,并且劝退了一个后勤打杂的。剧组往下拍了几组台本里没有泽莫的戏份的镜头,过了两个小时他来了。一副精神不太好的样子,头发乱糟糟的,但是很快就进入状态了。罗杰斯下午表现却不太行,有段泽莫在远处旁观他跟莎伦说话的戏一直没过。希尔说算了算了,这一场本来有点拖节奏,直接剪掉得了。晚上收工的时候,希尔跟剧组人员坐在一起吃泡面,罗杰斯开车门的锁。泽莫在一边看着,忽然说这样不行的,你要真听真看啊。这话说出来之前憋了不少时间。罗杰斯说,你演得好,你看见了什么?这段话写在纸上,每一个字都是嘲讽。从他口中说出来,却没有这样的意思。

泽莫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罗杰斯因此记不清他说了些什么了,大概是从心里长出一个角色之类的老生常谈。这部电视剧收视率不低。网络上做了人气排名,赫尔穆特泽莫出演的男二号名列第一。他是个正经演戏的人,拿过不少提名和奖杯,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除了角色排名外,还有配对排名,男二号和女主角的配对已经抢走了官配的王座。第二顺位是支线中的一对情侣,第三名才是史蒂夫·罗杰斯/莎伦·卡特。第四名比较有意思,是他跟赫尔穆特泽莫。希尔请全剧组吃火锅的时候,罗杰斯就在偷着玩手机。他刷到了排名底下的评论,然后忽然问道,什么是同担拒否?

什么?泽莫说。罗杰斯把手机屏幕递过去给他看。一条评论宣称自己是史蒂夫的同担拒否,并且说道:所有史蒂夫的粉都不可能给史蒂夫和泽莫这样的配对投票,更不会给泽莫个人投票,因为泽莫抢了史蒂夫的戏,泽莫粉还黑过史蒂夫的人品。泽莫猜测这一举动的用意,然而从罗杰斯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深意。他最终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道歉。罗杰斯非但没有怪他的意思,反而跟他回忆起一段他不记得的往事来了。说是他们当初在一个班里上表演课,晚上到酒吧街吃东西,人行道有点高,他没绕路上去,跟爬越野障碍似的一翻手上去了,还把泽莫拉上去了。泽莫忘了带钱,罗杰斯多要了个碗,分了一半面给他。回去的路上,街灯像小星星。泽莫心说那不是你和巴基·巴恩斯的事吗?我根本没跟你上过表演课。然而不知不觉地松了攥紧的勺子,一块挤烂的茄子滑回盘子里了。

快杀青的时候,泽莫受到了袭击。是一次入室作案。头上缝了好几针。动手的就是那个被劝退的杂务人员。大众舆论先是痛骂嫌疑人,接着表达了对泽莫身体康复的祝愿。当事人发了篇长文,列出了演员耍大牌导致他陷入困境的种种行为,这反转使舆论又开始痛批泽莫冷酷无情。泽莫躺在病房洁白的床上,什么都不知道,床头柜上还摆着送来的果篮。导演希尔发了个视频。那天片场的景已经布好了,玻璃窗内罗杰斯和莎伦面对面坐着,窗外一帮人在补光和调整镜头机位。几个场务在这条道上拉上了拦车的栅栏。泽莫来晚了,在街对面站住了,久久地凝视着咖啡馆里的人影。新来的后勤不认识他,说快走快走,别在这儿站着。那意思是怕凝视演员的闲杂人等被摄像机拍进镜头里。泽莫便走了,两只手插在兜里,一次都没有回头。这个视频被男二号/女主角的CP粉们疯狂转发。众人认为,如果不是有场景里的录影器材,这一段就该剪进剧里去。另一派认为就算有,也就该剪进剧里,碍事的是摄影师,而不是赫尔穆特泽莫。希尔澄清道:辞退员工是我的行为,赫尔穆特对此全不知情。

罗杰斯来看望他,简述了这次公关危机,并把视频放给他看。泽莫头上绑着白色的绷带,他笑着说希尔是哪弄的镜头机位,连这个也拍到了。镜头有点晃,大概是有人即兴拿了个手持DV。泽莫开始咔嚓咔嚓地啃一只苹果。屏幕里的泽莫在注视着玻璃。他说真听真看,那么他究竟在看什么,他又在想什么呢?不是莎伦卡特,罗杰斯想,他根本也没跟她说过几句话。也不是散坐在四周的群演。玻璃上的倒影。排除了其他选项,剩下的那个就是答案。网上出了赫尔穆特个人cut。罗杰斯放了一下,看见了原来那段从他和莎伦的角度拍泽莫的戏。因为他状态不好,改成了从泽莫的角度拍他和莎伦。镜头交代了一下远景中谈话的男女,然后渐渐聚焦在泽莫的侧脸上。泽莫转头看了一眼远处已经变得一片模糊的两道小色块,再转回来。这里的分镜给了个眼睛的特写。镜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可以捕捉眼睫毛些微的颤抖,虹膜上颜色温暖的纹路也清晰可见。泽莫眨了眨眼。一行弹幕出现在视频顶端:你的眼睛里有整个世界。♡♡

评论
热度(4)

© 为时已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