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时已晚

别问,问就是神域无双。

这是一天中最热的时间,我坐在公园的树荫下,面对着篮球场的铁丝网。隔着铁丝网,喷泉在阳光下吐出闪耀的水花。

如果现在坐在这里,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像是漂浮在这张椅子上,成为一座孤岛,这就是林诚司。

天真最好和暴力结合,和残忍结合,和冷酷结合。与相性不良的特质结合,便成为一种美丽。

怎么说……小栗旬吸引我的跟平常不同,是一种零散的碎光似的印象。是捕风捉影。一种玻璃般的质感。如果是玻璃,应该是钢化玻璃吧。坚硬而清澈,不含有易碎的意味。如果说是“金刚石的质感”更不合适,因为没有昂贵这一要素的存在。

我喜欢锋利的东西,那么这就是玻璃做的刀锋。玻璃做的刀锋,足以剖腹取心。血流遍表面后,仍是通体晶莹的刀身。不是静心擦拭、保养,而正是被血洗着时才显露出这样的光彩熠熠来。

我是没有心的小朋友

我觉得,做小栗旬的朋友,(感到的情感体验)上限非常高,同时下限也非常低。由于稳有的那种天真、赤裸、纯洁的气质以及孩子般的任性,在适当的场合会表现为好,在另一种适当的场合表现为坏,那么,把情况给到极限,在极端的坏的情况下,他会让你感到剜心剔骨的痛苦,感到好像是你的脚被用来碾压粉碎报废金属的机器抓住,齿轮无情转动,你被吸进去,血光如注,在排出口化为一堆碎末,而在极端的好的情况下,让你知道这个人拿出来让你得到的已是全部,你无法说我想要更多,它太丰沛,撑破了作为情感容器的你而溢流满地,如你是个卑怯的人,甚至会感到害怕,知道这是自己要不起的东西。

可以说是上穷碧落也下达黄泉。

【COC跑团】无尽食欲

kp是博主,pl是我的小伙伴们。(废话)

因为觉得凭依探索者暴食症状发作之后的剧情没什么起伏,所以对后面的部分进行了魔改。

点击阅读

寂静如雪一般碰触了她。

本来她已做好了觉悟。在教团中受伤是平凡事。然而教团还是为她破了费。她康复了,像个被撕成几块又勉强缝好的布娃娃,巨大的针脚横贯身体。歪歪斜斜地从床上站起来。

然而密教的主人仍招呼她过去。她不明白这副身体除了生命还能奉献出什么,然而已做好了准备。到了房间里,有人上来把她扶好,让她稳稳当当地坐下。干净明亮的房间,并不充满祭祀的血腥味,而是有松节油的味道。灯光暖暖地照着她的脸,使她颧骨凹陷的脸颊像从枯瘦枝桠上凸出来的桃子似的。那个人细细地往帆布上绘着她的手脚。整个看起来像株白色的植物,线一样的茎撑着还紧紧闭着的花骨朵。她不知道这间房是哪一间,离开大楼后,她大约朝着那排窗望着...

“我以为,在生与死的空间中,我一定能找到一个舞台,不能仅凭怜悯和同情来采取行动,自身能得到升华,尽可能地远离所谓的物质追求,远离自我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直达生命的核心,直面生死的抉择与挣扎……在那里,一定能见到某种超然卓越的存在吧?”

泥塑警告已经打在了文章标题里

他需要的是能够驱散那个幽灵似的影子的,使他从梦的边缘逃走的东西。越痛苦越好、越难过越好,甚至是窒息更好。掐、拧着他的皮肉,使他除了疼痛外再也感觉不到别的东西,然而那仅能维持片刻。如果是窒息,肺部像装了烙铁般疼痛,又像灌满了水的泥土一样沉重,然而随着脑不可逆转地逐步死去,便不再有余力关心疼痛,思维散逸,意识也化为乌有。永远徘徊在这个时刻,既不清醒过来,也不真的坠入黑暗,如此便可从那些反反复复回荡着那个人白色的影子和恶魔般的低语的梦中逃开。但他不可能真的去死,他不是真的要去死……他不能。他需要的不是拥抱、轻吻,不是长久的抚摸以唤起慰藉和快乐。他想要不断地、不停地被塞进来,超过他能忍耐的限度,处于一...

发现tag动了所以跟风发下……17年写的。

© 为时已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