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白

还是ANAD盾和MCU莫。

-

罗杰斯晚上喝茶。今晚杯子里却换成咖啡了。罗杰斯问了问管端茶倒水的,说是泽莫半路把送茶的侍应拦下来过。罗杰斯沉思片刻,把咖啡倒进了盆栽里。神盾局下班后他去泽莫的办公室,没摸到能放倒四倍体质超级战士的毒药,摸出来一个商标简洁的鞋盒,里面码了整整齐齐一盒TDK-B录音带。正面都贴上了一截胶带。罗杰斯随手抽了一只出来,读出标在上面的数字:#01。

罗杰斯把磁带插进录音机里,按下播放键。一个声音——他立刻认出来,泽莫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个声音说。他是美利坚人。他的身高是一百八十八厘米。他的体重在二百四十磅水平上下浮动。他的出生地是美国,纽约,布鲁克林区。

报第一组数据时,他已经猜到...

最近总是有这么个想法……ANAD设定蛇和MCU莫。世界线很混乱。

ANAD蛇的灵魂忽然掉在了MCU盾身上。

老莫跟踪老蛇。老蛇发现了,把老莫打晕了绑在地下室的椅子上。这个宇宙的老莫长得并不像他的老莫,他没认出来,打算处理掉这个人。但在审讯过程中老蛇无意间知道了老莫他爸的姓氏,发现这就是赫尔穆特·泽莫。老蛇便天天来劝服老莫:你是我所爱之人和爱我之人啊,没有你我成不了事。顺便查清了这个宇宙的老莫的身份和经历。

老蛇:不管你曾经看到了什么……那不是真的。
老莫:真的是什么?
老蛇:我几乎不敢告诉你……你的父亲死在xxx事件。
老莫:行,我明白了。

老蛇因为这件事,始终有点提防老莫。不是对于潜在威胁的...

1944年春,美国队长倒戈投向轴心国阵营,从家喻户晓的英雄变成了全民公敌。光电信号和印刷制品首先把这一消息扩散到群众的餐桌边,人们用刀叉分切糖浆馅饼和火鸡时吃着这佐料,不禁品尝到一点苦涩的味道。它在生活中层层震荡:墙上喷绘的“我需要你”的诺曼洛克威尔式图画,被涂改液似的白漆糊成一个整整齐齐的长方形;当局回收了套色印刷的宣传手册,任那些紫色或绿色的具有英雄姿态的美国队长,在焚化炉的火星中一点点变成焦黑的残骸;商店拒绝再以五十张兑换券换取节日配色的美国队长布偶,这些三头身的滑稽玩偶装满了一趟趟货车,变成一堆堆制作拖把用的碎布条和塞进军衣里的灰棉花。成年人学会了噤声,孩子的社会却掀起了轩然大波。美国...

万大事未尽信命运 沉着开火不手震

天上忽然下起暴雨,然而列车比积雨云更快。减速需要十分钟,十分钟后,我会拉着行李箱经过在阳光底下排队的人群。他们不会想到,我从一个有雨的地方来。

【2014Destiel】完美无缺

卡西提奥摔断了腿。迪恩去看他时,他正陷在高烧导致的谵妄症状中。迪恩问他想要点什么,女医生俯下身去,末了把他低声嚅嗫的名词重复了一遍:鸡蛋。

这年头哪来的鸡蛋?迪恩问起库存,查克抱怨道。

他们还有场恶仗要打,第二天迪恩带了一个游击队的男人来道别。三十多岁,一头塑料似的灰发,鼻翼上托着个又小又圆的鼻头,眼角向下垂着,整张脸都有种古怪而忧郁的气质。迪恩拿床头柜上没通电的电热壶倒了杯水,而女医生则扑向了紧随其后张开手臂的男人。

“埃德蒙亲爱的!”她说。

“想我给你带点什么?”迪恩摇了摇杯子,说。

卡西提奥倚靠着一摞枕头,腿上拿白布扎了从门上抠出来的木板。迪恩和埃德蒙进门前,他一直盯着带流苏缨子的窗帘出神。窗...

罐头食品,在避难所外,不杀几个人是吃不到的。

有这么一只起开的罐头摆在Colonel Autumn面前时,他却退缩了。

他对罐头的记忆还停留在它们存放在仓库里的模样。战前生产的,自制的。有着某个不知名的已解体公司的商标的,有着避难所齿轮标志和编号的。共同点是幻想它们打开时的气味和形状,往往能使他的嘴巴里分泌出许多唾液。

而这只敞开的罐头摆在桌上,只能让他觉得胃部一阵一阵打结。

它有着鲜艳的红色汤面,罐头表面也斑斑驳驳。像是这只罐头摆在履带上传送过来时,有什么机器把新鲜人体压制进去了。闻起来一股女性经血的味道。

他拒绝了这个罐头。

Colonel Autumn先生在避难所之外的废土走了几个小时。很多生存指南...

深夜,你在收拾残局时跟一个制服如同黄蜂的男人相遇了,他的哪句话最能获得你的好感:

a.你的镜片是不是还蛮红的
b.我遇到的每个人都在说镭射眼是对的,怎么回事
c.往后退两步,我给你展示一下我最近新长出来的两根爪子
d.《复仇者大战X战警》到底行不行,我怎么看吐了
e.你说咱俩大约再见多少次后我才能摸到你的眼睛
f.不是我悲观,但变种人革命确实陷入瓶颈了
g.这里一共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个凤凰宿主,你看我把琴给你叫过来

1 2 3 4 5 6 7 8